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奇闻

06月

29

2015

 

  记者在出版的《警政史料》上看到,1934年4月,中国办理女警最有成效的上海市公安局内外组织官警为5902 人,女性只有21人;1936年12月份,上海市公安局内外组织官警总数为5714人,女性只有11人。首都南京以及开放的上海尚且如此,全国其他地方的情况便可想而知。

 

 

  12月28日是阳历一年中的第362天(闰年第363天),离全年结束还有3天。按说这是个好日子,辞旧迎新嘛。但在民国期间各年12月28日的新闻中,记者发现,越是到了年关,越是事故的高发期。交通事故、火灾、凶杀甚至连婚外情的发生率都高于以往。就在记者细读这些新闻的时候,还有个意外发现:这一天的案件调查中,女子警察的身影屡屡出现在事故的现场。毫无疑问,民国时期是有女子警察的,但具体有多少女警?她们都承担什么样的工作?这些细节却鲜为人知。翻开旧闻,细细揣摩,12月28日这天,这些英姿飒爽的女子警察,都在忙什么呢?

 

 

  民国二十年(即1931年)12月28日的下关码头风大水急,27岁的戴仁海坐在那里郁郁寡欢。五天前,戴仁海那21岁颇具风姿的老婆郑氏突然失踪了。

  戴仁海是江浦人,原本和郑氏在家务农,因为上年收成不好,于是相伴来到南京谋生,居住在水西门外西街南伞巷小庄子二十三号。戴在下关码头做苦力,收入还不错,郑氏就在家操持家务。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和和睦睦的。

  在他们的邻居中,有个淮阴人叫郭振兴,因为家中排行老大,人称郭老大。郭老大住在二十六号门,靠拉黄包车谋生。他还有两个弟弟,兄弟三人经常到戴家闲谈。郭老三见郑氏举止风流,早就垂涎不已,只要戴仁海出去工作,他便来找郑氏聊天,时间长了竟发生了暧昧关系。

  这年12月23日,郑氏忽然携带衣物等物,私行逃走。戴仁海四处寻找,发现郭老三也不知去向,心里顿时明白了。他当即将左邻右舍喊出来向郭振兴理论,郭自认理亏,当时就答应代为寻找交还。但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

  就在28日这天上午,戴仁海再与郭老大理论时,郭则置之不理。于是,当天下午六点,戴仁海便到管区第五分驻所控告郭振兴串拐。接待他的是位女警察,她简单地将事情询问了一遍,即将二人送往第七警察局,由该局局员王光黄审讯。戴仁海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警察,但郭振兴辩称,郭老三早就与他分家另居,其下落自己实在不知。双方各执一词,火药味甚浓,女警员在里面不停地充当“和事佬”。最后,警局认为,郭老三奸拐有夫之妇,属于违法;郭振兴是否有串拐情事,未便臆断,遂将二人一并送往警察厅讯办。

 

 

  民国二十一年(即1932年)12月28日,天气阴冷。

  中午时分,缩着脖子的老汉李某把手伸到袖子里,用胳膊肘撞了撞位于中正街(今太平南路)小火车终点站万寿宫附近申记纸烟店的木头门,门内无人响应。老汉加大力气,木门发出沉闷的响声,依旧无人回应。这时,又过来几位买烟的老人,他们大着嗓门喊了几声,觉得不对劲,商量了一下,便合力撞开了门闩。顿时,一股热气裹着血腥味扑鼻而来。老人们一看,屋里的地面上、墙上溅着大片的血迹,烟店的老板刘达青歪倒在床上,更多的血液已被棉被吸入。更令人恐惧的是,他的身上插着两把尖刀。

  管区警厅司法科长盛国伟接报后,当即派员勘察。二十分钟后,一名男警员和一名手持相机的女警员出现在案发现场。女警员的出现,吸引了围观者的注意,他们自动让出一条道来,看稀奇物样地盯着她。只见这名女警员在男警员的帮助下,将尸体旁边的人员清走,然后镇定自若地举起相机,熟练地从各个角度拍下了死者的照片。而男警员则对最先发现尸体的老人进行询问,大概是因为他表情严肃,老人被吓住了,询问很不顺利。这时,女警员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掏出笔和纸,轻声询问。在她的启发下,老人们很顺利地还原了发现尸体的经过。

  经警员的调查了解,这名叫刘达青的死者,原来是十九路军六十一师的兵士,因伤在南京调养,伤愈后,就在此处开设申记纸烟店。案发现场,他的身上共中七刀毙命,尸体上还遗有凶器尖刀二把。是谁如此凶残,对他下了毒手。

  随后,该管区又数次派出女警察到中正街万寿宫一带挨家挨户排查。得知刘达青有一个情妇,警察怀疑,会否是情杀?但刘达青的一位朋友说,刘的情妇久居上海,自他来南京疗伤后,二人早已互不往来。接着,女警们又得出一条线索,一位老人说,就在刘被暗杀前几日,刘曾显摆过他的腰包,里面有较多的钱,或许是露富,被心生歹意的人盯了去才惨遭不测。于是,警察顺着这条线索又层层剥茧,对刘达青露富那天在场人员一一排查,果真抓住了凶手。

 

 

  民国二十四年(即1935年)12月28日这天,南京天气干燥寒冷,温度在2.3摄氏度到7.3摄氏度之间。每到这时,市政府都会在报纸上再三强调,要注意用火安全,谨防火灾。但火灾这事儿冷不丁就会发生。

  比如这天上午十点四十分,汉西门外街三十四号的女主人朱郑氏开始在厨房煮饭。她坐在灶台后面,小心翼翼地把柴火塞到灶膛里。朱郑氏一上午都没休息,身体有点困乏,灶膛里暖洋洋的灶火让她昏昏欲睡。谁料就在这时,灶内柴火落下,将她身边的干柴燃着,顿时干柴烈火,浓烟密布,火光四溢。朱郑氏猛然惊醒,仓皇奔出门外呼救。该处管警见到这个方向有浓烟冒出,赶紧拨打了救火电话。因这个年代车辆极少,消防车畅通无阻,十分钟不到,各路消防队便赶到火灾现场,极力灭火。半小时后,火灭了。这次火灾共烧毁瓦房四间,损失还是蛮大的。

  火灭了,又是只烧了自家的屋子,按理也不会追究朱郑氏什么责任了。可是,正准备撤走的消防队突然发现,离朱郑氏家不远处竟然是一处煤油栈,这火幸亏被管区警察发现得早,扑得及时,如果再迟个几分钟,势必会殃及池鱼。消防队考虑得比较多,他们担心这是一起人为的,有针对性的纵火。于是,通知该管警局要求将朱郑氏带局进行审讯,以查清动机。警局立即派出两名女警,将哭哭啼啼的朱郑氏带回了警局。

06月

29

2015

 500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