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

06月

29

2015

06月

29

2015

中国历史上第一张全裸人体艺术摄影照曝光(组图

1930年代,许多当红女星都点名请秦泰来帮她们拍照,甚至任由他摆布她们的发式、姿势,为此不惜忍受他的脾气。

老上海的名媛、仕女、影星风姿卓著,她们的穿着打扮、一颦一笑是那个年代中国时尚的风标。花无百日红,特别是女人,也许只有照相机的镜头,才留得住“永恒”!19世纪50年代,照相技术已传入上海,清末,上海地区的照相业已相当发达。上世纪20年代末,上海的摄影师已达400多名,秦泰来是其中的佼佼者,美女是他摄影创作的主要题材,30多年来,老上海的名媛淑女一一被他收藏在自己的镜头中。

父亲爱妾的玉照

1905年出生于宁波巨富之家的秦泰来,自小就看熟了挂在家中的一幅美女大照片。美女打扮雍容华贵,额上扎着一条绣花的缎子头箍,端坐在一张西洋圆桌边,背景是有风车和教堂的西洋风景。

照片中的女人是他父亲的爱妾,这张照片是她在上海四马路的丽珠照相馆拍的。之后,她带着这张玉照随父亲来到了宁波秦家老宅。

然而自秦泰来有记忆起,父亲的这位爱妾就已因病而变得形容枯槁。

秦泰来拍摄的女人体

他常常看见她穿着一身纺绸白衫裤,幽灵一般扶着墙蹒跚地走到偏厅里,站在自己当年的倩影前凝视良久,最后黯然泪下,伤心离去。年幼的秦泰来,始终无法将眼前这个头发蓬乱、瘦骨伶仃的病妇,与照片上那个漂亮健康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后来,父亲的这位爱妾去世了,那张照片一直挂在偏厅内。直到秦泰来长成一位英俊少年,照片上的女人还依然是那样鲜亮娇艳。此刻,秦泰来仿佛明白了什么是“永恒”——只有照相机镜头,才留得住“永恒”!

就这样,秦泰来迷上了摄影,由一个喜欢玩弄相机的富家子弟,成为一位名闻上海滩的摄影家。

上海最早的女人体照片秦泰来16岁那年到上海读书,住在北京路河南路口大德里老爸开的金号楼上,课余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这个城市的一颦一笑。不过,他的镜头更喜欢盯住女人。父亲那位爱妾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了:花无百日红,月无四季圆;女人应该在她最美好的时刻留下永恒的倩影。久而久之,这成了他摄影创作的主要题材。1992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上海摄影史》中就记载着秦泰来拍摄的仕女照,这些照片经常在1930年代著名的摄影画册《特写》上出现。

秦泰来不仅将摄影焦点对准女性倩影和十里洋场风光,他还公开表示,他是左手举算盘,右手举相机。秦泰来大胆声明:他在沙龙里展出的作品都可以拍卖,这使他获得了优裕的生活。这种做法在当今已是无可非议,但在1930年代,却招来同行们的侧目。秦泰来另一个遭人侧目的做法是拍摄女人体照片,他是上海摄影界中最早表现女性人体美的摄影师之一。

他拍摄的《裸女》,曾刊登在1936—1937年的《黑白影集》里。这是一位体态丰满健美的中国女子,在他镜头下摆出安逸优雅的造型,这向世人证明:早在70年前,上海就已大步迈进了现代文明。照片中的这位女子如果还健在,也已是一位年近百岁的老妪,但这幅照片上留下的中国女性独有的神韵,如春天第一束穿透丛林的阳光那样,永远令人心醉。

06月

29

2015

揭秘西太后慈禧的少女时代(图)

  近日对外开放的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清代绥远大将军署衙内展出了许多珍贵文物,其中有一部分陈列讲述的是慈禧太后少女时代在绥远城(现呼和浩特市)生活的情况,这一情况至今鲜为人知。

将军署衙大堂西侧原为官房,是将军以外的官吏处理公务或休息的场所,目前这里辟为慈禧太后少女时代家庭生活的展室,展出慈禧手绘的两幅国画及家庭生活用品铜盆、铜壶、银锭等。

慈禧之父名惠征,是镶黄旗人,惠征由安徽的后补道台升任归绥兵备道台,便带着15岁的女儿兰儿(慈禧小名)及全家来到绥远城,先后在庆丰街(呼和浩特现有东落凤、西落凤街)等三处生活居住。

从一些历史资料上看,少女时代在绥远城居住的慈禧对文学、书画和历史非常有兴趣,她在此读书、学画、下棋、弹琴,且经常骑马射箭。对于少女慈禧的长相史书中并无记载,野史中描绘她:“每一出游,旁观者皆喃喃做欢喜赞,谓天仙化身不过是也”。

慈禧书画及代笔人

慈禧(1835——1908),民间百姓俗称“西太后”,是位妇孺皆知的人物。慈禧除善弄权术、热衷政治外,生活中喜爱书画,尤其爱以“自己所作的”书画赏赐群臣,以示恩宠,笼络人心。实际上慈禧本无艺术才华,其书画多由人代笔,钤上慈禧专用的印章即成了慈禧本人的作品,所以,严格地说,将慈禧的书画称为慈禧款的书画更准确一些。

那么,慈禧亲手所作的书法与绘画是什么样子呢?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慈禧于光绪30年(1904年)7月2日用朱砂墨书写的《磐若波罗蜜多心经》,由此可窥慈禧亲书的真实面目。此经文其字结构呆滞松散,笔力孱弱稚嫩,毫无生气,属于初学墨书的水平。至于慈禧亲笔绘画,可见钤有“慈禧皇太后御笔之宝”的慈禧“蓼花螳螂”画稿,画上有老师所作的批语,其中不乏“板墨甚有佳处”、“好”、“有笔意”等阿谀之词。然而细审其画,同样属于初学者的水平;蓼花几如断枝枯叶,枝与枝之间杂陈不接,叶与花零乱,其用笔畏缩迟疑,全无功力;一只螳螂也画得离骨岔气不合章法。由此可见,慈禧的绘画能力还远没有达到独立成画的水平。

为慈禧代笔的画家叫缪素筠(1841年——1918)名嘉蕙,云南昆明人,是慈禧绘画的最重要代笔者。缪素筠入宫后,因惯于官场世故,又加之她唯喏承上、和气对下,故博得上至后妃、下至宫监的一致赞赏,尊称她为“女画师”、“缪先生”。慈禧对她优礼有加,赏三品服色,月俸二百金,免其跪礼,常令缪素筠位居其左右,随时教她画画,或为她代笔作画。而清末宫廷画家屈兆麟则为慈禧代笔画松、鹤、灵芝等。

慈禧本人艺术鉴赏力、表现力的低劣,导致了她执政期间宫廷绘画以平庸著称。这期间既没有培养出有创造力的画家,又没有创作出对当时的画坛,或对未来的画坛有影响力的作品。晚清的宫廷绘画在来自民间的、艺术上生机勃发的“海派”绘画的映衬下,越发显得苍白无力,以致常使人们忽略了它的存在。

慈禧后裔揭谜慈禧身世

在北京东城区朝阳门内芳嘉园11号,有一座青砖灰瓦,朱漆大门的漂亮院落,门内建有照壁、水池,院内的两架长势旺劲的紫藤萝,以及一株尚在结果的秋海棠,和闲置在墙边的抱石门墩,废弃在屋角的剥落砖雕,似乎还能让人寻觅到这里昔日作为公爵府邸的遗迹。在这座典型的中国古代套院的大门上高悬着一块由爱新觉罗·毓垣所书“桂公府”三个大字的匾额。当年,就是从这里,走出了两位大清皇后,即慈禧和隆裕。一门两皇后,两世皇国丈的特殊身份,也使居住在这座“桂公府”里的叶赫那拉家族,门庭显赫,后世清史专家也将这座“桂公府”誉为“清末两代皇后的凤凰窝”。

近日,笔者特意去了这座北京城里的“凤凰窝”,并有幸见到了从这个“凤凰窝”走出来的一位叶赫那拉氏家族的后人——慈禧的四世曾孙叶赫那拉·根正。

叶赫纳拉氏的起源与大清第一位皇后

据叶赫那拉·根正说:“关于叶赫那拉氏的起源,有这样一个故事:在元末明初时,已在叶赫河建立了叶赫城的叶赫那拉氏家族与爱新觉罗家氏族发生了一场战争,当时,爱新觉罗家族的头领为了使叶赫那拉氏臣服,就指着大地说道:‘我们是大地上最尊贵的金子(爱新觉罗就是金子的意思)!’而叶赫那拉的首领听了一阵大笑,他指着天上的太阳说道:‘金子算什么,我们姓它!’叶赫那拉氏最后打败了爱新觉罗,成为当时东北最大的一支部落。” 牐

据史料记载:叶赫那拉氏是满族中的大姓,也是起源较早的姓氏之一。叶赫那拉氏最早的祖先可追溯到五代时期的海西女真,其始祖叫星垦达尔汉,原姓土默特。叶赫那拉氏的始祖,原来是蒙古人到扈伦部,他招赘在那里,那拉的意思就是爱,他领有其地,并成为一国,因为他的国是在叶赫的河边建立的城市,所以叫叶赫那拉氏。叶赫那拉氏是满族八大姓氏之一,其中也先后出过许多文豪武将,如历来被誉为“清初学人第一”的满族杰出文人纳兰性德就姓叶赫那拉。但真正使叶赫那拉扬名天下的,当属叶赫那拉氏的三位皇后。 牐

那根正(叶赫那拉·根正现用名)先生告诉笔者:“叶赫那拉氏和爱新觉罗氏世世代代都是血统之亲,努尔哈赤就是叶赫那拉氏所生,也是叶赫那拉氏家的姑爷,他的皇帝儿子皇太极也是叶赫那拉氏所生,在大清朝时有一个世代说法,叫叶赫那拉家世代出美女。”

这里那根正所说的努尔哈赤的皇后,也就是皇太极的母亲,就是大清第一位皇后孝慈高皇后。孝慈是叶赫部长杨吉努之女,在明万历十六年,她14岁时是作为建州女真与叶赫女真结军盟的条件嫁与努尔哈赤的,她与努尔哈赤生活了15年,仅生下皇太极一子。她于29岁便病逝,于清崇德元年被皇太极追谥为太祖高皇后。

在孝慈与努尔哈赤共同生活的15年间,正是努尔哈赤积极向外扩张,统一女真各部,并收降一部纳娶一妃的辉煌时期。

 800   首页 上一页 98 99 100

今日推荐